<acronym id='wqquy'><em id='wqquy'></em><td id='wqquy'><div id='wqqu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qquy'><big id='wqquy'><big id='wqquy'></big><legend id='wqqu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 id='wqquy'></i>

      <code id='wqquy'><strong id='wqquy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wqquy'></span>
    1. <dl id='wqquy'></dl>

    2. <tr id='wqquy'><strong id='wqquy'></strong><small id='wqquy'></small><button id='wqquy'></button><li id='wqquy'><noscript id='wqquy'><big id='wqquy'></big><dt id='wqqu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qquy'><table id='wqquy'><blockquote id='wqquy'><tbody id='wqqu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qquy'></u><kbd id='wqquy'><kbd id='wqquy'></kbd></kbd>
    3. <ins id='wqquy'></ins>
      <fieldset id='wqquy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wqquy'><div id='wqquy'><ins id='wqqu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雨後春野櫻h散文隨筆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雨滴順著車窗緩慢下滑,不斷地變換著顏色,好像散發著奪目光彩的珍珠與鉆石。

            雨後清晨

            雨後的清晨,倚窗而坐。雨後躍入眼簾的萬物仿佛一夜蘇醒!那小草、那小樹身披一身的露珠,在晨光的照射下如同一顆顆的水晶,閃耀著人們的眼睛。我輕推開窗戶,一縷清鮮中帶著花香帶著濕潤的空氣撲面而來。狠狠的吸上幾口,讓空氣的餘味在胸腔裡翻轉沉淀!那感覺就像喝上一口甘露,讓你全身毛孔舒張精神一振。這時右側耳邊傳來瞭細微的滴水聲音,抬頭望去,是哪屋簷雨水輕敲樓下窗簷發出的聲響。那一顆顆的水珠從高處低落下來,和窗簷接觸的時候,像那射雕英雄傳頑童玩耍掉落手中的一串湖北高考時間公佈彈珠。發出清脆的滴滴響聲。水珠碰撞時濺起的水花,就像一朵朵盛放白色煙花發出晶瑩的白光。我沉醉其中!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個個碰撞的瞬間。一道道的光圈泛起瞭一漣漣的漣漪!記憶的閥門在這一刻從心底翻湧,往事歷歷湧上心頭!

            仍然記得,青澀的歲月,那掠過眼簾的一縷長發和紅色格子衣服身影。

            仍然記得,悸動的年華,那敲動心弦的淺淺酒窩和略帶害羞的清純臉龐。

            是誰?點燃紅燭,夜半挑燈,掀開那遮羞的紅紗,牽手與你共度秋冬春夏。

            是誰?對酒當歌,午夜夢回,喝下那冰冷的清水,熬成思念之淚滴滴落下!

            如今,鏡花水月,物是人非。彷如擦身情緣,空留萬般無奈!

            時光流逝,日月變遷十年光景彈指之間,於弦柱間思憶逝水年華,望銀河期盼朝朝暮暮!思念厚積薄發。就像沒加入糖份的咖啡,入喉須苦澀但卻原汁原味直入心扉!在這雨後的清晨伴著花香伴著水滴,滲入瞭人的心扉,更敲疼瞭人的心坎!

            感慨著紅豆的多情,含著一臉的紅艷付出一世的相思!

            傷懷著蠟燭的悲情,點著滿腔的熱血燃盡終生的情淚!

            驚嘆著春蠶的純情,吐著生命的精華傾耗青春的愛癡!

            安蒂奇去世嗟怨著蓮藕的激情,連著折斷的藕莖纏綿難舍的分離!

            窗外沙沙的風吹聲音,暮然驚醒瞭回憶的碎片。抬頭望去是風吹樹葉的聲響。樹葉在微風的吹拂下,輕輕梳理著身上的水珠。落下的水珠就像抖落人滿身的塵埃和記憶沉淪的枷鎖。沒有瞭雨水的壓迫,樹枝慢慢的抬起瞭頭,迎著陽光閃著淡綠的光環。像一隊綠色的舞者翩翩起舞,也像千萬顆青翠的翡翠閃閃生輝!風雨給予瞭樹木洗禮,也給予瞭樹木的新生!窗口的風吹冷瞭手裡的咖啡。我深深的喝上一口,好把這記憶深埋在心底的深處!是該放下瞭!這刻,我忽然明悟!

            雨後的夜晚

           新聞聯播痛斥蓬佩奧 喜歡坐在車裡,隨意兜風。更喜歡雨後的夜晚,坐車兜風,看那霓虹、街燈倒映在濕淋淋的路上的那種感覺。

            於是,我們總是在有空的時候,開車去我傢後面的那條靜謐的路上,放著蔡琴的cd,那樣的慢歌和著這樣的時光。

            夜很靜,一切都隨著車開始流動,那街燈在路上的倒影竟如指揮棒在光中的流線,韻溢流暢,前方是很長很長的路,望著你能目極的方向,其實那遠方是海,東海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想起那個男孩說的:在靠海的地方,我傢的老屋在那裡,有時和朋友去那裡住一晚,大傢在月光下彈吉他、網站你們懂的唱歌,可以瘋到很晚,很開心的。

            想起我們兩個人頂著烈日去高橋海濱,那時還沒有公交,我們怎麼去的呢?走的?海邊的長堤上,唱著我們自己寫的歌。然後看見那些遊泳後披著浴巾的人,我們很驕傲的說:我們就這樣穿著泳衣,不怕曬!要的就是這份灑脫。可是當晚上回傢,躺在床上的時候,根本沒有辦法睡覺,背上紅腫的曬傷讓媽媽直說:組自體麥青頭(上海話:做事不知輕重的意思)。第二天一早,我們竟然不約而同的來到公用電話亭,彼此笑說自己的愚蠢。以後的幾天蛻皮、疼痛不用說睡覺,就是穿著的衣服也成瞭困難,我們無法再繼續灑脫瞭!

            雨又開始飄瞭起來,細細密密的那種,風開始勁吹起來,路邊的不大的樹開始起舞搖曵,光與影在我身上交錯,有如斑馬悠閑的花紋。蔡琴唱著她的《寒雨曲》

            吹過瞭一霎的風帶來一陣朦朦的寒雨

            雨中的山上是一片翠綠隻怕是轉眼春又去

            雨呀雨你不要阻擋瞭他的來時路來時路

            那悲涼婉轉的歌聲,就如這雨飄落去瞭我的心裡,竟然也濕濕的一片。終於溢出瞭淚滴,無聲的滑落。心的向往隻能鋪展開來,卻不能壘高仰望。

            g的車速開始快瞭,帶著我思念的思緒一直往前開,掠過瞭金橋的標志建築,掠過瞭那個新建的高爾夫球場,載著風和雨,一路向海邊。

            獨自走過雨後的夜晚

            夏末的一天晚上,剛下過一場雨,不大卻很急也很短暫。

            連日炙烤的大地涼爽瞭一點,把憋在傢裡很久的人們都吸引到瞭大街上,平常清冷的街道一下子熱鬧起來。

            我是最煩熱鬧的,於是就遠離瞭人群,閑步來到大明湖東門,鉆進瞭那片松樹林裡。

            樹林裡的路面濕漉漉的,還有五角楓、金葉槐參雜其中,雨後越發顯得清新。林子外,長長的街燈下,處處花影婆娑搖紅粉,清風徐徐醉著那些在林子裡談情說愛的年輕人,醉的他們姿勢很不雅觀,甚至有點過分,可是一想,誰沒有年輕過?誰又能抵擋得住欲望的誘惑呢?

            趕快離開這已經不屬於我的地方,繼續朝裡走去。

            走著,走著,竟然來到瞭湖外荷花池。這裡很安靜,甚至有一點幽暗。剛轉過一個彎路,突然看見一對男女正在草坪上纏綿,也許正在茍且。趕緊停下腳步,已經驚嚇到瞭激情人,讓他們一陣慌張,急速地把褲子往上拉。

            “對不起,沒想到……你們繼續,我馬上離開。”

            我覺得倒是我比他們還緊張尷尬,趕緊轉身離開,為自己攪瞭人傢的好事感到非常愧疚。

            看的出,這是一對中年人,一定是情人。能在這樣的環境裡做這樣的事情,可見他們是多麼渴望。也許沒有合適的地方?還是沒有錢去賓館?還是喜歡這野外的景致?

            我做賊一般地逃離瞭那個地方,來到瞭西南大門時,一陣疾風拂來,燈火通明的幾顆大樹上頓時蟬聲一片。夜還未深,它們在究竟在叫什麼呢?那獄中駱賓王的《在獄詠蟬》"西陸蟬聲唱, 南冠客思深。 不堪玄鬢影, 來對白頭吟。 露重飛難進, 風多響易沉。 無人信高潔, 誰為表予心?"深深的刺痛瞭我的心!

            我突然想起瞭若蘭,於是就在大門的柵欄外找塊石頭坐下來,望著連忙那一湖的朦朧水氣,眼前也朦朧起來,朦朧得什麼也看不清楚瞭……

            我突然想起瞭剛才的那對男女,他們是不是和我們一樣是一對情人呢?

            看著一對對慢慢走進公園的男女,匯入湖邊遊人如織的人流,看著裙衫飄逸,聽著歡笑朗朗,湖心島上燈火絢爛,似聞紅袖添香,簫聲幽怨,滄浪亭下水潺潺。草地上,孩子們玩的正歡。

            剛才還滿天陰霾,此刻竟然有瞭稀疏的星光。

            心思悠遠,讓我寂寂的燃一顆香煙,走進公園,踏上一條樹蔭裡的小路。

            曲徑通幽,一明一暗的星火,靜悄悄地幽會那徐徐飄來的荷香。這使我想起特種部隊在線觀看瞭王母娘娘身邊的一個美貌侍女--玉姬,她是荷花的化身,她因為私自下凡,留戀人間,被王母娘娘知道後用蓮花寶座將玉姬打入湖中,並讓她"打入淤泥,永世不得再登南天"。從此,天宮中少瞭一位美貌的侍女,而人間多瞭一種玉肌水靈的鮮花。

            湖裡的隻有精品荷花輕悄悄地開著,雖不是白天裡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那番勝景,但槳聲燈影裡她別具一番韻味。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裡,"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。葉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層層的葉子中間,零星地點綴著些白花,有裊娜地開著的,有羞澀地打著朵兒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裡的星星,又如剛出浴的美人……“這月下之荷的筆墨僅用一個美字怎生瞭得的?簡直是寫到瞭極致!宋楊萬裡的“紅白蓮花開共塘,兩段顏色一般香。恰似漢殿三千女,半是濃妝半淡妝”帶我們穿越到遠古,解那漢代佳麗的萬種風情。而北宋周敦頤則寫瞭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”的名句後,荷花便成為“高潔之花”。

            常把若蘭比作蘭,視其淡雅高貴,色輕味濃並引以為自豪,今睹荷容,又突然覺得若蘭如荷,朱自清也好,楊萬裡也罷,周敦頤也可,她們筆下的荷以我看來都不及我心裡的若蘭,因為花有萬種又萬姿,無非形狀不同,色澤差異又味道各異,而卻都是花,短暫地在自己的季節裡炫耀著短暫的美麗。而若蘭則孑然不同,她雖然是女人,但是,我認為確實女人中“獨一無二”的。“物以稀為貴,人以‘絕’為珍”,要不幹嘛有“出類拔萃”一說?

            若蘭如此,那麼,此刻我是誰?

            我忘記瞭塵世的喧囂與浮躁,朦朧瞭眼前絕妙的雨後夜色,此刻,就想化作花之君子,做一個“蘭迷”或者做一名“荷癡”,駕一葉扁舟,載著蘭香,迷離在這雨後夜色裡不再回轉……,更不再起驚擾荷花池邊的那雙男女&hellip立夏;…